第53页_双Alpha怎么了
第三小说网 > 双Alpha怎么了 > 第53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3页

  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楚徊“啊”了一声,欲言又止了片刻。

  “东区这地方毕竟不太好,发展也落后,现在没什么事了,我想……换个地方住。”这两人也算是历尽千帆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楚徊说话的时候,脸上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:——

  “我在南区买了一套房子,你愿意跟我搬过去同居吗?”

  盛愿先是一怔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南区……以楚徊的心思,应该离他的家人很近吧,桐斜以前去拜访过他的父母,盛愿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楚徊买的是成品房,家具换一套新的就可以直接过去住了,东区这地方成天鸡飞狗跳实在不适合“养老”,盛愿出院的第三天,他们就去那边的家具城买了冰箱、衣柜、床……然后住过去了。

  楚徊跑上跑下忙活了一天,在新牛皮沙发上靠着休息,他的神情懒洋洋的,乌黑长睫微微下垂,向上轻仰着头,从正面、侧面看过去的线条都非常好看,堪称赏心悦目,盛愿刚挂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望了楚徊片刻,忽然凑过去,俯身吻了他一下。

  楚徊挑起眼皮对上他的眼睛,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眼底起伏的深意。

  反正横竖没事干,不如白日荒唐。

  楚徊向上抬了一下头,勾住盛愿的脖子简单直接地亲了上去。

 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——但是三个小时后楚徊就不这么想了,并且非常想把盛愿一jio踹去书房,让他晚上一个人反省去。

  不是楚徊瞎矫情,但是盛愿能在上面,确实是他让着他,不然哪能沦落到今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的下场?

  盛愿咬了下唇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:“那个,我煮了雪梨汤,现在喝一点吗?”

  楚徊黑着脸,哑声道:“我刚才让你滚下去没听见么?现在跟我装什么乖!”

  盛愿的脖子都红了,低着头说:“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控制住……”

  楚徊只是不太习惯处于弱势,也不舍的跟盛愿说重话,但是这混球真的太过分了,叫停都装聋作哑。楚徊没有好脸色地接过他的“爱心事后汤”,嗓子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  盛愿小心翼翼地坐到楚徊身边,嘴唇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:“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

  楚徊想起他一个人的那三年,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感觉把自己打包无偿送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别说跟他句重话了。

  但是楚徊这时候真是浑身都不得劲,腰板的感觉极为诡异,他面无表情地把雪梨汤都喝完了,然后咯吱咯吱地躺下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不生气。”

  此时楚徊的嘴唇格外有血色,湿润光泽,仔细看唇角还有点破皮,盛愿当然不可能伤他分毫,是他刚才自己咬的。

  “……我陪你躺一会儿。”盛愿心疼地在他身边躺下,保持着安全距离,规矩地不敢越界。

  楚徊闭了半分钟的眼,总觉得少了什么,然后右手向旁边动了一下,抓到了盛愿的五指,扣到了手心里。

  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  “而你生于大千世界,胜于大千世界,上有万千星辰,不及你璀璨,下有山川湖海,不及你情长。”

  正文完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isan.cc。第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isan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