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页_双Alpha怎么了
第三小说网 > 双Alpha怎么了 > 第48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8页

  ——这句听上去有点中二的话其实没毛病,因为眼前就有一个活的例子,盛愿虽然没到屠城那么夸张,但是以前也屠了半个。

  盛愿点了点头:“明天中午吧,我跟西利联系一下,等你出院再说。”

  楚徊对男朋友的能力没有一丝怀疑,他也不觉得西利有胆子自作主张对盛愿不利,谁都清楚,楚徊从头到尾都是个亡命徒,惹急了他一点不介意让整个地下基地给他陪葬。

  一个周后楚徊恢复出院,这时候他跟盛愿的腺体已经进入了“友好交流你中有我”的状态,适应的非常好,没有一点排异反应——就跟自己的没两样,好像两个人的腺体一开始装错了似的,现在才是对的归宿。

  盛愿则单枪匹马回到了许久没踏足的Gen,把另外一部分终止程序也给了西利,西利如楚徊所料,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  这时候他们两方陷入了一种微妙动态的平衡,谁也不敢先率先打破,否则砝码坠地,必定有一方要头破血流。

  西利把储存芯片跟戒指一起随手收到抽屉里,语气非常自然地说:“桐斜他恢复的还好吗?”

  “不牢关心。”盛愿不知道西利在试探什么,态度冷淡地回了一句,“终止程序已经给你了,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西利听了微微一笑:“你要去哪里?不继续留在Gen吗?其实这四年时间,你为Gen创造的价值已经约等于那枚戒指了,老板说,他可以不追究楚徊以前的野心,只要你留下来,我们就心照不宣当无事发生。”

  ——言下之意很明显了,还是要盛愿给他们继续打工的意思,跟以前一样,只要盛愿留在Gen,他们就不会主动去找桐斜的麻烦。

  西利自认为这个条件对盛愿来说是很诱人的,因为这就是盛愿为之坚持了四年的东西。

  盛愿完全可以拒绝然后带着楚徊远走高飞,等到时机成熟再跟他回来斩草除根,再也不需要曲意逢迎,但是这样一来西利或许会起疑,从而往深里追查下去。

  盛愿说:“好。”

  没有光明不能照亮的阴暗角落,这个不见天日的地下基地总有一天会被阳光普照,而那一天不会太久了。

  西利像是一点都不意外盛愿的回答,然后向他的方向走近一步,又随口一提似的漫不经心说:“对了,据我所知楚徊可不是破译这方面的专家,当年他手下应该养了不少人才对,你应该知道这批人现在在哪儿吧?”

  第三十七章是雪狼吃的

  楚徊真是料事如神,虽然人在家中坐,但是在盛愿出发之前就猜到了西利会问什么,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——盛愿淡声道:“我知道他手底下养过一批人,但是我了解的不多,以前楚徊不太愿意让我接触这些,除了楚徊本人的命令,他们不听从任何人的指挥。”

  西利半笑不笑地说:“你试着联系过他们了?”

  盛愿没吱声,算是默认了。

  “……倒也是,不是谁都有楚徊那套能耐,”西利善解人意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,然后又摇头叹息道:“老板以前对楚徊偏爱有加,全然信任把大权放给他,让他得了空子,我告诉过他这个Alpha一定心怀不轨,可惜他当时没听,养虎为患的道理还是不懂啊。”

  这句话说的就相当阴阳怪气了,连带盛愿一起讽刺进去,但凡盛愿心虚一点儿,就能从“养虎为患”四个字里听出其他的意思来。

  盛愿从来不跟人逞口舌之快,事实上他也说不过谁,只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:“天道有常,坏事做多了要遭报应的。”

  顿了顿他又道:“我可以继续留在Gen,跟以前说好的一样,别去找桐斜的麻烦。”

  西利身为一个反人类狂人,七情六欲都非常淡薄,并不能理解这种死去活来的爱,他的生命中鲜少有如此热烈的感情——不过他确实是挺敬佩这个盛愿的,从少年一个人走到现在的地步,还能几年如一日地为了心爱的人继续坚持下去,简直有些悲烈的意思了,于是大方地点了点头:“这是老板答应的,”

  盛愿完全没看到西利丰富多彩的内心戏,听到这句保证之后转身就走了,看起来今天这场戏演的不错,西利完全没有察觉到楚徊的回归。

  回家路上,盛愿给家里的人两枚大爷买了不少粮食,楚徊最近还在恢复期,不能饿着他。

  盛愿没在家,楚徊中午就不正经吃饭,盛愿特意在冰箱里放了便当,他也懒得用微波炉,就泡了包私藏在床底下的大碗牛杂方便面,烧水泡开,吃完之后立马开窗通风,然后偷偷摸摸溜出去扔泡面桶,结果被盛愿在门口逮了个正着。

  人赃并获的楚徊:“………”

  盛愿皱起眉:“你怎么吃这种东西,不是跟你说了吗,不想吃便当,就等我回来给你做。”

  楚徊冷静道:“我还没吃,是雪狼吃的,我给它收拾一下。”

  锅从天上来的雪狼吐着舌头在地上活蹦乱跳,落了满地白毛,好似有二哈附体的灵魂。

  然后盛愿就看到了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筷子。

  雪狼要是会用筷子吃泡面,那可真是进化成“狼人”了。

  楚徊当然也看见了秒打脸的证据,不想解释了,自暴自弃地转移了话题:“你今天跟西利见面,谈的怎么样?”

  “他应该没发现你记忆恢复的事,让我继续留在那里,我答应了,到时候也方便跟你里应外合,”盛愿去给他收拾了筷子,又到厨房去做了一份营养均衡的饭后小菜,一边烧水一边说:“他问起R他们的下落了,我用你跟我说的那套话应付过去了。”

  “西利这个人遇大事就开始优柔寡断,斩草不除根永远是他致命的缺点。”楚徊靠在椅子上讽刺道,“总有一天他会死在这上面。”

  盛愿把一盘果蔬放在楚徊面前,淡淡说:“斩草除根就没有我们两个了,别讨论这些了,再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楚徊本来就被当场抓包,这时候只能老实地用牙签插拼盘吃——楚徊感觉自己还没霸权三两天,就莫名其妙又变成“夫管严”的状态了,盛愿说啥就是啥,让干嘛就干嘛,连一点反抗之心都没有的。

  桐斜以前抽烟,盛愿一直没勉强他戒掉,就这么抽了四年,但是现在记忆恢复了,楚徊非常自觉地就把烟又戒了。

  虽然床底下还有不少“违禁物品”,但是盛愿不知道,他就能偷偷一个人在家里吃。

  过了四五天,楚徊的后颈彻底恢复,情况完全稳定了下来,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淡墨香,这时候“桐斜”也应该去Gen转一下了。

  在路上跟西利“偶遇”,楚徊头也不抬目不斜视直接走了。

  在两个人擦肩而过之后,西利忽然叫了一声:“楚徊。”

  楚徊转过头,先是怔了半秒,像是不太适应地询问:“你叫我?”

  西利打量他片刻,眼前人的气质确实是“桐斜”没错,他感觉自己是想多了,然后道:“我听盛愿说你的手术很成功,后期恢复的还好吗?”

  楚徊闻言直接嗤笑一声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,不牢费心了——挡路了,麻烦让一下谢谢。”

  说完他转身走了。

  这言行举止的风格都跟“桐斜”一模一样,看不出一丝破绽,盛愿但凡有楚徊这点面不改色坑蒙拐骗的能耐,也不至于当时半分钟不到就在他面前漏个底儿掉。

  路过一间手术室的时候,楚徊的脚步稍微一停,然后推门走了进去,这是当年他跟盛愿做手术的地方,那场景深刻到让人永生难忘,以至于他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涌上了无数鲜明的画面,水波似的流动。

  楚徊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,感觉心脏开始隐隐疼了起来。

  他都觉得难以直视的分量,他的盛愿是怎么在Gen留了四年,又看了四年的呢。

  这几天楚徊一直在Gen和盛愿在一起,偶尔两个人出去有任务,每天-朝九晚五绝对加班一秒钟,两个无情打工仔似的。

  楚徊想读条搞一波大的,最近一直忙着安排计划,难免分|身乏术,不能总是跟在盛愿的身边,盛愿不想他太累,就说:“我这边没关系,你去做你的事。”

  楚徊听了倒是毫不客气,当天就直接离开了东区,往西区那边去了。

  第一个发现楚徊不在家的人居然又是西利,在基地里遇到盛愿,西利随口说:“最近怎么没看到桐斜过来找你?前几天不是天天过来的么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isan.cc。第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isan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